《星汉灿烂》太上头:直到凌不疑被文帝流放,少商才知对他的爱有多浅

程少商怒气冲冲地赶走凌不疑后,心里空落落的。正想着该如何找台阶去与凌不疑和好,坏消息就来了。程少商心乱如麻,脑袋里“嗡嗡”作响,踉跄了几步,抬腿便坐上了马车,直奔皇宫。

赶到时,文帝正当众喝道,要把凌不疑流放。程少商腿一软,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求文帝开恩,让她随凌不疑一同流放。

凌不疑转头看着瑟瑟发抖的程少商,分不清她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爱情。程少商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今日,若不是因为凌不疑一定要为程少商出头,当着御史台大人的面,把整蛊少商的女眷他爹给打了,程少商会和凌不疑共进退吗?

凌不疑眉头微蹙,他可不需要程少商的同情。

自从皇帝赐婚后,程少商和凌不疑的关系,看似亲近了一些,却始终还隔着一层窗户纸。凌不疑很多次都想要再往前一步,问一问程少商到底爱不爱自己,可他却不敢。因为他害怕被程少商拒绝,更害怕程少商迫于压力编造谎言。

文帝看到程少商决意要与凌不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时间就消了怒火。作为磕CP的头子,文帝决定帮凌不疑试试程少商的心意。

文帝清了清嗓子,道:那就罚凌不疑领50个板子,外加写一份悔过书吧。说罢,又使了个眼色给三皇子。

三皇子领会了父亲的圣意,自然知道这50个板子,不过是演戏。可程少商却坐不住了。曾经,萧元漪只打了她10个板子,程少商就已经痛得快要死了;50个板子要是真挨了下去,那凌不疑岂不是要一命呜呼了。

程少商急了,急得朝三皇子扔石子,急得大喊大闹,“你们别打他了,打我好了,别打了,别打了!”

程少商的愤怒与害怕,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那一刻,程少商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就爱上了凌不疑,只是嘴硬不愿意承认罢了。

1.

程少商自幼被母亲丢在程府,由“重男轻女”的程老夫人,和“腹黑手毒”的葛氏抚养。15年来,程少商严重缺爱,从未体会过半刻亲情温暖。她不懂爱,也不会爱,甚至为了能活下来,还要让自己的心变得坚硬。

15岁时,程少商终于盼回了朝思暮想的母亲。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有妈妈疼爱了,却不曾料想,萧元漪根本就看不上她。在一次次的失望中,程少商不再对萧元漪抱任何幻想了。于是,她又给自己的内心穿上了一副铠甲。

这样的程少商看似硬如顽石,实则柔软得令人心疼。所以,她才会答应楼垚的求婚,才会想要随他一起外放,逃离这个令人心碎的家。

楼垚是世家子弟,心思单纯,没有七转八绕的算计,最适合从小厌烦了葛氏阴谋诡计的程少商。楼垚对程少商一见钟情,因为在程少商身上,有楼垚所没有的勇敢和坚强。

为了能追到程少商,楼垚一路从太平盛世的地方,追到了危机四伏的骅县。楼垚简单、朴实,他喜欢程少商,就会给程少商买最好吃的果子、带她去最有名的茶铺。

程少商从未被人如此疼爱过,她和楼垚在一起时,既不用担心被算计、也不用害怕被抛弃,活得像个天真的孩子。所以,楼垚一提亲,程少商便答应了。

答应后,程少商便强迫自己眼里、心里只有楼垚。她跟萧元漪说: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运气都不是很好,若还要挑三拣四,错过了阿垚,再想寻个好的,也是件难事。况且,我与楼垚也商量好了,将来他外放,我随他一起,如此我们也能摆脱父母的掌控,振翅高飞,这就是我想要的姻缘。”

从程少商的这番话中,再次可以看出,楼垚于她而言,不过是一条逃离父母掌控的万全之路。也正因如此,当文帝要何昭君嫁给楼垚时,程少商才只表现出了不甘心,而没有表现出任何男女之间的留恋之情。

与楼垚退婚后,程少商以为自己再也遇不到好姻缘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凌不疑却跑去求文帝赐婚了。

2.

程少商初见凌不疑,觉得他满肚子坏水,不适宜结交。而且凌不疑是文帝的义子,深得隆恩。程少商觉得像自己这种小门小户的女子,根本就高攀不起。所以,每次与凌不疑见面,程少商都十分紧张。

紧张时,心跳会加速;心动时,心跳也会加速。程少商一直对凌不疑心有防备,即便是倒在了凌不疑的怀里、帮凌不疑处理剑伤,程少商也固执地以为,自己只是紧张。

可爱情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生根发芽了。

当程少商嘴上说着,“我与阿垚已经订婚,不方便再与凌将军单独见面”时,心却诚实地为凌不疑即将奔赴战场而惴惴不安。

当程少商嘴上说着,“凌将军天人之姿,我实在高攀不起”时,心里却巴望着凌不疑能更加坚定一些。

程少商以为,是别无选择,才被迫答应了文帝的赐婚。但事实上,程少商从未曾忘记过凌不疑每次对自己的救护之情。她只是觉得凌不疑一副冷面,生性坚定,不好相处罢了。

凌不疑见程少商允下了婚事,欢喜不已。可转眼间,凌不疑的眉头便再次拧在了一起。因为他担心,程少商并不是真心想要嫁给他。凌不疑虽然真心想娶,却也不想勉强。憋着憋着,凌不疑就憋出了敏感、多疑的性子。

程少商在皇后寿宴上,被女娘们推下河后,她并没有去找凌不疑告状,而是睚眦必报地自己动手报复了他们。凌不疑听说后,心中不快,所以才一气之下,去打了那些女娘的父亲。

对骄傲的凌不疑来说,程少商不告诉自己在外所受的委屈,就是不喜欢他、不依赖他。虽然有些无理取闹,但说到底,凌不疑就是太喜欢程少商了,所以才如此容易患得患失。

可程少商却不以为然,也无法感受到凌不疑那份浓厚的爱。刚赐婚那会,程少商时常怀疑这段婚姻的真实性,更不知道该以何姿态,来面对凌不疑。

但慢慢地,程少商在与凌不疑的相处中,渐渐感受到了他对这段婚姻的重视,也慢慢澄明了自己对凌不疑的爱意。

3.

程少商是爱凌不疑的,但这份爱,不足以让程少商丢了自己。

看到凌不疑被抽打的那一刻,

“程少商忽然生出一般从未有过的奇异愤怒,她觉得这个男人是她的,头颅躯体四肢都是她的,她自己都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凭什么来受这番罪?”

程少商确实心如刀绞,见不得凌不疑受罪。但爱之深,责之切。程少商虽然爱凌不疑,但她却不能接受凌不疑欺瞒她。

所以,即便是被三皇子骂“凉薄”、即便知道凌不疑会处境艰难,程少商发现凌不疑要杀凌氏全族的计划后,也毫不犹豫地告知了文帝。正如程少商所说,她不只是一个人,她还有整个家族。所以,绝不能为了爱,而牺牲掉整个家族。

萧元漪早就说过,凌不疑和程少商都是性子很硬的石头,遇事谁也不会退让,所以根本就不适合结婚。程少商自己也说过:“凌不疑虽然是这个世上我最最喜欢的人,可我还是我自己。”

程少商对凌不疑的爱,永远是克制的。她不会因为爱,就卑微到了尘埃里,或是丢了自己。

在我看来,程少商对凌不疑,爱得坦荡、爱的理智、爱的不拖泥带水。在爱情里,程少商始终能保持自我,也正因如此,凌不疑才会对她念念不忘。如今,《星汉灿烂》上部已经接近尾声,只希望在剧中,能看到凌不疑和程少商多甜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