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谈交通》版权争议后首案成都游术文化胜诉 天目新闻连线律师解答网友疑惑

《谭谈交通》著作权争议“口水战”持续多日,终于有了新的进展。

7月14日,据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报道,7月13日,厦门某公司接到了成都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其在公众号上传了一期名为“《谭谈交通》超全名场面合集”的视频,被法院认定侵犯了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处该公司赔偿合理开支1500元并停止侵权。

这是《谭谈交通》版权争议风波出现后的第一例经法院审理判决的案件。

图据扬子晚报紫牛新闻

事情还要从7月10日说起。《谭谈交通》前主持人“谭Sir”谭乔当天在微博上称自己被成都游术文化全网索赔数千万元,涉及该节目的视频将面临全网下架。谭乔表示,自己在B站上发布的原创视频从345个缩减到了79个,更有上万个二次创作者制作的“爆款”视频也被投诉下架。

此事将成都游术文化和成都市广播电视台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由于谭乔作为《谭谈交通》主持人期间参与创作出了许多经典桥段,节目在自媒体时代翻红,谭乔和他节目里的普通市民赢得了许多的关注和支持。

因此,不少网友在事件相关的动态下表示不解:为什么他参演了节目自己却无法争取版权?成都游术文化的操作是否钻了法律的空子?为此,天目新闻连线了北京京师(杭州)律师事务所娱乐法律事务部主任杨吉。

节目“公益”性质不是擅自传播非版权作品的理由

谭乔在7月10日对事件的回应视频中不断强调,《谭谈交通》十几年来一直无偿公益普法,自己从来没有主张过版权的存在,目的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善意地二次创作和编辑”。

“谭乔的核心观点是,成都市广播电视台即使作为著作权人,也不能用自己的手段垄断公益节目的传播。但从《著作权法》的角度上来说,‘公益’并不是法律的概念。”杨吉告诉天目新闻记者,《著作权法》中有个词叫“合理使用”,除了对十二种明确情形的和一种“兜底条款”以外,对他人作品任何形式的传播都不属于合理使用。

杨吉表示,自己比对过谭乔个人平台的作品和《谭谈交通》节目本身,在辞去主持人职务后,谭乔在未经著作权人同意的情况下,将部分节目视频进行重新剪辑,并在个人社交媒体以及他与MCN机构合作推出的账号上发布。

“从内容角度来说,这种传播确实具有普法性质,因为他大部分视频主题就是普法。但这些账号本身就是用来吸引流量,进行商业变现的。所以,哪怕内容是为了公益,但行为本身带有商业性质,谭乔的主张也站不住脚,属于混淆概念的行为。”

谭乔B站部分投稿视频

杨吉在接受天目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新《著作权法》修订后,把一些通讯社写的新闻报道都定义成了新的作品类型,称为“新闻作品”。而《谭谈交通》属于“视听作品”,视听作品的著作权通常由投入资金、人力和物力的制作单位(制作者)享有,融入了一定的综艺梗、桥段,所以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会更大。

成都游术文化维权行为合法合规

事实上,这起纠纷的讨论焦点除了节目著作权本身,还有原告成都游术文化的资质。

有成都网友爆料称,成都游术文化的注册地(成都市天府新区华阳街道正西街202号1层)是一家服装店。7月13日,谭乔也发布了一则视频,走访了该注册地,向网友表示确实一家经营了多年的服装店。不禁有网友发问:在这种情况下注册的公司还能正当维护权利吗?

7月14日,天目新闻记者拨通了成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电话,负责营业执照注册咨询的工作人员表示,按照相关规定,企业注册地和办公地必须一致。此前,成都市场监管抖音号回复网友评论称,属地市场监管局已经针对反映的经营地址不符问题开展调查。

图据谭乔微博

杨吉向天目新闻记者表示,不管成都游术文化是否为商业利益进行维权,只要通过了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注册,权利人都依法对享有版权的作品提起侵权诉讼的权利。而谭乔作为参与节目制作的人员,并没有及时维护自己的权利,才导致节目在网络走红后出现了利益分配的矛盾。

“如果谭乔想恢复自己被下架的视频,需要向视频平台方提供相关证明材料,证明自己不仅是该视频的‘表演者’,而且还是制作者、创作者。”杨吉说。

至于谭乔会面临怎样的索赔,杨吉表示目前还不得而知。“按照一般的司法实践,当原告起诉被告后,法院会拿到相关诉讼材料,通知作为被告的谭乔有这样的纠纷存在,成都游术文化的起诉书可能已经在路上了。”